188金宝搏beat下载-188金宝搏下载网址|欢迎访问! 
欢迎光临188金宝搏beat下载!
您当前的位置是:员工之窗 > 文化生活 > 详细内容
献礼建党百年主题征文丨沈 父

作者:智慧矿山 杨婧妤 时间:2021-06-04 浏览次数:218

本文为庆祝党建100周年而作,文中人名及经历纯属虚构,文中为构建不同时期主角经历,已尽量复原史实,如有不合时宜之处,劳烦指正。

一、1931,沈文学和沈家立

吾父沈文学,生于清光绪二十一年,初为延安县巡检,官居从八品,每有非农时,均封闭筑塞,需父以巡检之名,实守卫之时。家本田米不缺,奈何事无从心,吾九岁之时,瞬然地陷天崩,家父失势,为官所弃,为民所厌。凡经田间,必被以石所掷,乡野怨民均以唾所指。幼时吾尚目不识丁,以为民以怨弊之,不知缘起。待时逝,始悟,清闭关锁国之始,舍本逐末之势,弃民弃国之时,为天下民所嫉。

自起,吾立誓必不以封建之思教养吾子,必以开明之态律己,复幼时家父之兴,以谦态度人,立沈家之本。1921年时,吾只十岁有余,目视封建之风散,复辟之风起,恶风恶习何以绝之!天无绝人之路,现今吾知十岁之际,有一党派已然崛起,其名为中国共产党,家国有望,多难兴邦。吾必以吾之薄力,助其成功,苟活于乱世尚且无趣,翻天覆地许是曙光!

二、1961,沈家立和沈自省

我的父亲沈家立是我三十年间最为崇拜的人了。从前听父亲提起过,我沈家在祖父那一代还当过个芝麻小官,做的是看守的事情,具体工作内容父亲少时也给我讲过,但我早已回忆不起来具体都是些什么了,知道的只有父亲对祖父似乎有诸多不满。我也是懂的,祖父那时的事业与父亲完全不同,我的父亲,是最值得尊敬的革命党人。

我出生于1935年,我的父亲与母亲也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我母亲是个大家闺秀,出于名门,但她给我讲过,被父亲一身的正气所吸引,不顾家中反对,抛弃一切嫁给了父亲,当然,我知道母亲提起父亲时,语中是满满的幸福。那个年代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爱情是多难存活下来,幸而我父亲有一大批关系亲近的战友,那些战友们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总归是让父亲抱得美人归。婚后母亲随军生活,日子有苦有甜,但父亲总归是愧于让母亲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生活中,在随第一方面军长征抵达延安后,父亲把我与母亲安置在了延安的一个小村子里,那村子名为双井河村,远离喧嚣,单单是到安定县城都需要60多公里。

1936年,我一岁时,发生了举世闻名的西安事变,那是父亲离开母亲和我,继续投身革命的契机。1937年,我两岁时,卢沟桥的炮火震击的是人民的心脏,那是记忆自然是不在的,但是母亲脸上缓缓流下的两行清泪一直存在于我的记忆中。1937年同年,12月,那黑暗的十二月,母亲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嘴里每天念叨的都是南京南京,表情却不是平常人面上挂着的害怕,我知道那种愤慨的情绪叫作愤怒。1940年开始,孩童时期的我在母亲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,母亲每天抱着我,坐在村子门口朝东看,母亲会举着我的手,指着东方,一字一句的告诉我:“你的父亲,沈家立,现在在华北军区呢,他可是个厉害的角色,是他的兵,他的营,我们的党,在为我们守着最高的荣耀”,后来的我才知道,1940年啊,是父亲所在的军队打跑了盘踞已久的小日本。

1945年,是我从小到大印象最深刻的一年,那一年,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父亲。我的父亲可真丑啊,小小的眼睛,塌塌的鼻子,个子也不高,皮肤也是黝黑的,但就是这样丑丑的父亲,他不算宽厚的肩膀上,支撑起的不是我们这一个小家,而是广袤辽阔站起来了的国家。父亲只陪了我一年,就又走了,但这次他走前的背影不是以往决绝的,而是带着浓厚的不舍与满腔的勇气。我知道的,上次的父亲需要在无尽的黑暗中行进,他不知道离开需要多久,也不知道再见是何时,因为他面对的是残暴无良的日军,而这次的父亲,是迎着朝霞走的,他知道再见无需多久,那明的光,就要冲破黑暗的牢笼了。1949年,母亲秋收农忙一天后,带着我坐在了家里的收音机前,14岁的我,听着收音机里铿锵有力的那一句: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于本日成立了!”,那时的我,嘴角挂着的是笑容,脸上却满是热泪。家国犹在,多难兴邦!那一刻我知道我的身后,不只是父亲,母亲,我们的党,还有,我们的中国。

我离开双井河村是1953年,那一年我18岁。我自小由母亲带大,体弱多病,无法像父亲一样参军报国,我深知我与父亲的性格是完全不同的,父亲是那种铁血硬汉,我却是有些百转柔肠在心头的,由此我就拾起了笔头子,写着幼时到大的经历。18岁的我在前进煤矿机械厂一直待到现在,这八年,我都做着厂里的记录员,记下大大小小的一切,这小半生,也算是值得了。唯一不太如意的是现在已26岁的我还是没有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,缘分这件事,许是也急不得的罢了。

三、1991,沈自省和沈煤强

我的父亲沈自省或多或少也算是个传奇了,至于为什么说我的父亲是个传奇呢,这得从头道来。我的父亲出生于1935年,没错,就是那个混乱的年代,前14年的他浑浑噩噩,在陕北的小村子山井河村,天天和他那些玩伴朋友上山捉雀下河摸鱼,是一件正经事都没做过,但是1949年他竟然竟然幡然醒悟了,拾起了书本,开始自学起你我他,123,abcd了,但是就那么四年功夫,他竟然从目不识丁的大傻蛋摇身一变成了能写小话本的大聪明,还在18岁时进了前进煤矿机械厂担任起记录员的工作,这也就是父亲的第一层传奇:自学成才。我出生于1961年12月,前进煤矿机械厂职工医院里,我的母亲林小雅早产了一个月,厂里的其他叔叔阿姨都说我是来的太急了,这能不急吗?九个月的我连皮带肉才那么五斤,要说这也是父母亲俩人的不是了。父亲1961年1月才写了个寂寞难耐,等待缘分的小散文,2月就和我母亲林小雅闪电结婚了,3月母亲怀上了我,12月我就呱呱坠地了,这不仅是我急,我寻思我父母也是真的太急了。这也就是父亲的第二层传奇:闪婚闪育。1970年,9岁的我和父母亲在厂里的大操场坐着,听着收音机里不断播放着中国两弹一星喜讯,父亲脸上是挂不住的喜悦,回房子就写了洋洋洒洒两千字的爱国情书,并第二天在厂子里流传开来,这也就是父亲的第三层传奇:铁血爱国作家。

我从小也是受到父亲的影响,对文字,知识都有着深切的渴望与追求之情,父亲也是惜才,从小就手把手的教导我。1977年,高考第一年开放,我亲眼看着父亲那不甚慈祥的大手揉着我的脑袋,对我说:“强强,你可是要上大学的人啊!党给了你这个机会,你就要好好把握住”,自打那一刻,我知道,我的后半辈子,可有的努力了。1980年,我19岁时考入了隶属于煤炭工业部的西安矿业学院,专业是冶金,学校和专业的选择也离不开我的父亲。他最常说的就是“我们煤矿机械厂的人就要一辈子都在煤矿机械厂干下去,要和煤矿一起生,和煤矿一起死,谁背叛了我们这煤矿行业,谁就是那叛徒,是那特务!”,你说说,在父亲这种高压高强教导下的我,敢报其他学校吗?校内,我努力学习,进行课外实践,也被我的老师推荐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1984年,我毕业后就进入了一家煤矿机械厂做着厂里的研究员。

今年是1991年,1984到现在已是7年时光飞逝而过,这7年间我看着煤矿机械厂越来越红火,被人人夸赞;看着党对煤炭行业的大力支撑使得其前景不可估量,我心里的自豪与喜悦早就满满的溢了出来。1961年,30年前出生在前进煤矿机械厂职工医院的我始睁开眼,那时一切就已经注定了,我知道,这辈子,我与煤矿算是谁也离不开谁了。

四、2021,沈煤强和沈钦党

我的父亲沈煤强的名字实在是那么些爷爷的期许在里面的。父亲给我讲过,我爷爷希望他吧,振兴煤炭行业,为党为国争光,就取了个这么有些可乐的名字,煤强煤强,煤炭强大,党国强大嘛!虽然不那么顺口,但是这含义属实是寄托了一家的希望的。但是我的父亲他吧,到现在也没为振兴煤炭行业,为党为国争光作出多么大的贡献,他也是全国万千煤炭人中普普通通的那一个。父亲他1984年进了胜利煤矿机械厂做研究员,1991年被外派到陕北府谷的一家矿上做实地调研,这一调研就是8年,但也就是在外派期间父亲认识了我的母亲李前方,陕北矿上的一名普通工人。照现在的话来说,他们那叫日久生情。父亲作为研究员在一线调研结束后,还要去其他车间进行例行问询,一开始,这个问询可是随机的,后来越来越跑偏,成为了李前方同志专项问询,这一问两问的,俩人就成了。

1995年出生,我出生在陕北矿上,1999年父亲结束外派调研后带着我和母亲一起回了省城。在省城,父亲的冶金专业,大学学历,外派经历,研究能力这四大光环,为他镶了一层金边,他成为了我最敬佩的人。2005年,188金宝搏下载网址成立了,父亲也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了这家公司,继续和煤炭行业着打交道。从小我的生活就是和父亲母亲n点一线,陕北矿A-集团-陕北矿B-集团,但是我确实是眼睁睁看着煤炭行业发展,工人们越来越幸福的见证者。最初,陕北井下最普通的工人,带着安全帽,穿着黄衣,要到黑黝黝的矿井下去作业,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意外;但现在陕北矿上最普通的工人也是带着完备的安全装备,去到宽阔的井下作业,安全系数与舒适度提高了好几个档次。我的父亲告诉我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党国家大力发展煤炭工业,188金宝搏作为国企,也履行着自己的义务,为员工提供最舒适最安全的作业环境。爱党敬业爱国维司这八个字是父亲这半辈子的总结。我知道父亲的期许,我知道党和国家的期盼。我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后也进入了188金宝搏,只为了延续我们沈家这世世代代与党,与煤的姻缘。

我,沈钦党,在这建党100周年之际,也在此立誓,未来一定尽力成为对党对国家对煤炭行业有益的人才。我们,沈家,终是不负所托,不负所望,在这100年间用一代又一代的生命,谱写成了这华美又深情的诗篇。(智慧矿山 杨婧妤)



188金宝搏beat下载-188金宝搏下载网址|欢迎访问!

Baidu
sogou